英首相也粉她 墨西哥画家弗丽达·卡洛作品及衣物伦敦开展

镜头下的卡洛:浓浓的一字眉和上唇汗毛成为她的标志。(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参考消息网6月29日报道英国广播公司网站6月21日刊登标题为《弗丽达卡洛:墨西哥画家、文化偶像与女权先锋》的文章,以下为文章摘要:

2018年6月的伦敦,墨西哥已故女画家弗丽达卡洛的作品及衣物展在世界著名的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艺术设计博物馆推出。

这是弗丽达卡洛的私人物品首次在墨西哥以外的地方展出,反响之大仿佛她几十年前初次亮相美国。

卡洛版芭比娃娃、特里莎梅首相戴的手镯、和印着她头像的扑克牌。(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如今,印有卡洛头像的手袋、钥匙圈、手链等等流行在世界各地,连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也是她的粉丝。最近,芭比娃娃推出了一款卡洛娃娃,加入了偶像级人物芭比娃娃的行列。

卡洛1907年7月6日出生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父亲当年是墨西哥著名的德国裔摄影家,而母亲是有原住民血统的墨西哥人。

卡洛6岁时,小儿麻痹症使她右腿残疾。18岁时,一次交通意外几乎使她丧命,也给她留下终生的伤痛:她的脊椎、锁骨和数根肋骨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一只脚也被压碎。交通意外应该也是导致她不能生育的原因。

在长期的康复期里,原本一心想成为医生的卡洛拿起了画笔开始画镜中的自己。一生中,她前前后后共接受了30多次大大小小的手术。

在身体、情感和心理承受的痛苦、无奈和折磨中,她没有妥协,而是将所有的经历化为创作的灵感。自1926年她创作第一幅自画像开始,至1954年她47岁时去世,她共创作了55幅自画像。

她在自画像和其他作品中注入的浓烈情感、令人不安的画面,在视觉上造成强烈的冲击。特别是很多她的自画像,血淋淋冷冰冰地向世人袒露她与病痛抗争的真实情感,大胆挑战传统艺术,极为前卫。

在伦敦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艺术设计博物馆展出的卡洛的假肢和靴子。(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即便是她需要依靠支撑脊骨的矫形紧身胸衣,也成为她的艺术作品。她在其中一件胸衣上留下的镰刀斧头图案,无疑是她政治观点的鲜明表达。

残疾了的卡洛尽管卧床不起,通过镜子作画,但在留下来的照片上,她总是装扮精致、艳丽、突显墨西哥传统服饰独特的魅力。

实际上,墨西哥南部特瓦纳地区的民族特色长裙,很好地掩饰了她残疾的腿部;而宽松的衬衣则遮盖住了支撑她受损脊骨的矫形胸衣。

年轻时的她就已经确定了自己头发中分,将辫子盘起,围着大披肩的传统墨西哥女性形象。1946年,她创作的自画像中,将两条浓眉联为一体,成就了她独树一帜的标志性形象。

她的丈夫迭戈里韦拉在回忆他们的初次见面时曾这样说道:“又黑又浓的两道眉毛在她的鼻子上方相遇,仿佛是黑鸟的翅膀。”

在伦敦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艺术设计博物馆展出的卡洛的画作:自画像与猴子。(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卡洛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一生中遭遇过两次大事故。一次是车祸,另一次是遇见迭戈。迭戈这次最为惨重。

很多评论人士认为,卡洛与丈夫迭戈里韦拉的夫妻关系是她身体苦痛之外不得不应对的灵魂折磨。

1927年,他们再次相遇时,他被卡洛在病床上爆发出的艺术才能吸引,两人于1929年结婚。由于两人年龄、经历、身型的巨大差异,卡洛的父母称他俩是“大象”与“鸽子”。

卡洛与丈夫里韦拉,堪称一个世纪以来最著名的艺术家夫妇(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卡洛面对丈夫不忠风流成性的同时,又添加了堕胎、小产、不能生育孩子这一连串因身体过于虚弱而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

1931年,他们结婚两年后,卡洛曾经有一幅作品,最好地描绘了她与丈夫之间爱恨恩怨纠缠的复杂关系。

虽然画中右上方的那只鸽子叼着的缎带上写着:“你在这里看到我们:我和最亲爱的丈夫”,但是画中的两人极不和谐:两人视线各异,牵手极为松散,他身着西装,而她一身墨西哥民族服饰。

在伦敦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艺术设计博物馆展出的卡洛的外衣,有的上面还有作画时留下的颜料印记。(图片来自英国广播公司网站)

1954年,年仅47岁的卡洛去世。根据她的丈夫里韦拉的遗嘱,她所有的物品和信件都被封存在卡洛出生、成长和居住到死的“蓝房子”中,直到她去世50年后才重新与世人见面。

本次在伦敦展出的270件卡洛的私人物品,有她的衣服、首饰、假肢、化妆品等等。

联合策展人西尔塞埃内斯特罗萨说,这是我们与她走得最近的一次,也是我们与她第一次如此亲密接触。

“我们发现了这个如此复杂的女人,她喜爱香水和化妆,非常女性化,非常喜欢打扮自己。她通过艺术和衣服,应对自己的政治理想、应对和丈夫的关系,应对自身的残疾。”

遥想当年,她以残疾的身体,在艺术上独辟蹊径,感情经历丰富多彩,将日常生活与艺术创作融合到极致。这正是维多利亚及阿尔伯特艺术设计博物馆展览的主题:弗丽达卡洛:成就自己。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