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考验传统的英国政治制度(2)

平心而论,简单多数制度确实对小党不利。既得利益者保守党则是一直最反对选举改革的。

但在上台执政的巨大诱惑下,一切都好说。自民党接受了保守党的移民和财政政策,保守党也表示将在选举制度改革上做出让步,同时在联合政府内阁里面给自民党人多个席位。

布朗也向克莱格提出邀约,克莱格也和他会面商谈。但是工党气数已尽,如果由两个失败者联合上台执政,在合法性上将引人质疑。而工党内部也引发内讧,有一个派别要求布朗提早辞去党领袖职务,由新人领导工党及早准备下届大选。聪明的克莱格断不会上工党这艘破船。

一个小时后,大卫.卡梅伦接受女王召见,领命组建新政府,成为近200年来英国最年轻的首相。

克莱格也旋即成了副首相。这个职务并不是英国政府中的常设职务,但卡梅伦需要给克莱格留足这个面子。自民党还在14个名额的内阁核心中占了5人,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可谓对其过低的议席比例的一种有力补偿。

一夜山河改。自1945年以来的首届联合政府就这样成立了,它和当年丘吉尔领导的联合政府一样,需要应对国家面临的深重危机。今天的敌人不是轴心国,而是金融风暴。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会轻松。就在卡梅伦履新之际,英国的失业率继续高涨,达到8%,失业人数已超过250万人。英镑持续走软,金融业这种虚拟经济在英国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过高,而实体经济继续萎缩。人们对英国能否彻底走出金融风暴心存疑虑。

长期以来,英国对欧盟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态度,既加入了欧盟,却又保持货币和签证独立。本届联合政府组成的一个前提条件,便是自民党同意在本届议会任期内不加入欧元区。

地理上的遗世独立以及长期以来的帝国独尊心态,使英国很少和欧洲大陆保持完全一致的紧密联系。但现在,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美国独超中国崛起,欧盟日益扩大,英国和这三方关系微妙。

如何让英国经济不再滑坡,是摆在新任舵手、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面前的一道坎。人们对这位伦敦牛津街百货商店的前售货员感到担心,比起前任财政大臣达林,这位不到40岁的“年轻人”看起来稚嫩了点。

这是一届年轻的政府,他们大多出身豪门,教育良好,在1990年代投身政界,抓住英国保守党和工党更迭的时机,迅速攀升,在今天登上权力巅峰。而如今整个国家的命运和走向,已不再是牛津剑桥同学之间笑谈的沙盘推演。

卡梅伦不是奥巴马,他没有奥巴马的明星魅力,在电视辩论中的表现被评价为过于“宣传说教”,缺乏真诚。他的权力也没有奥巴马大,议会制里的首相随时面临着议会的不信任案,每周三中午还要到议会接受反对党议员的质询。而奥巴马作为美国总统,却还拥有对议会提案的否决权。

渡过金融危机需要更强有力的政府,众多大国都采用了总统制,传统的英国政治制度正经受考验。65年来第一个联合政府的配合和运转如何,前景不明。

值得注意的是,工党尽管在议会竞选中失利,却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地方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比上届多得了412个地区的领导权,保守党和自民党分别损失了100余个地区。这表明工党在地方的实际统治力得到增强。联合政府的政策贯彻未必能顺利进行。

在英国的政治制度里,选区的国会议员负责立法事宜,即在国会提交法案并进行表决,同时监督政府运转,却不直接行使地方的行政权。地方行政权由地方当选的议员组成的委员会负责。

在每个类似中国街道办事处大小的管理范围,会投票产生三个议员。一个行政区一般有50多个地方议员,由这些地方议员中的多数党派领袖上台担任区长。他们权力很大,掌管地方的行政权和财权,包括预算制定权力,甚至还可以决定是否动用地方财政进行海外投资。

竞争“撒切尔夫人”选区的保守党人麦克.弗里尔,在担任巴尼特行政区区长时,就动用2700万英镑投资冰岛银行,结果在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

现在,保守党最严厉的政策便是控制移民。在金融危机来袭的时候,移民自然成为替罪羊和政策焦点,而英国本土对日益涌入的东欧和亚非移民容忍度也在降低。本次参加议会竞选的8名华裔候选人无一成功便是一个例子,其中包括来自中国大陆的保守党人吴克刚。

每一届大选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日子,恩格特以地区最高票顺利连任地方议员。麦克.弗里尔成功地帮撒切尔夫人夺回了选区,他的头像出现在伦敦《标准晚报》上,被誉为保守党的新星之一。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